『楠千辞にしても』

查杰,慕容离♥

【all叶】你一定是想吓死我

#开学前最后一篇文
#三年后见吧
#主伞修

   
    因为有回忆,所以我知道你来过。
    走过一个又一个夏天,也不会感到孤单。

    这世界其实分为两种人。

    当局者和一头栽进局的人。

    但也不是没有另类,比如叶修,他懒得做太多事,也不必去做。

    他快奔三了,身为宅的榜样,连初吻都留着。喜欢一个人会怦然心动,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 还没开始的恋爱,早在十多年前被扼杀在了车轮下。

    嗯,注孤生?

    世邀赛期间发生了件怪事。

    非常平常的一天,叶修从外面回到宾馆,非常平常的点开十天都不会碰一下的手机。

    然后……

    “我去。”

    他情不自禁的感叹了一下。

    手机屏幕上居然打开着短信,写着:胃疼就不要到处跑了。

    这手机真贴心啊。

    个屁。

    然而这只是个开始。

    接下来,当叶修前脚还没踏进浴室,身后的手机已经亮了屏幕。

    “你内裤没拿啊。”这么写着。

    ……靠。

    “嗯?换房间?”喻文州惊讶地看着黑眼圈浓重的叶修正颓废的趴在桌子上。

    叶修担心他的房间里有摄像头,虽然平常完全不要face,但是被监视这种事情还是要在意一下的。他不知道是谁,不可能是国家队的人,剩下的……

    “但是现在……”

    “好嘛~文州~”

    系统提示:您已开启不要脸模式。

    “好好好。”

    玩家喻文州,血条清空。

    房间重新安排了一个。

    然并卵。

    第二天早上叶修醒过来就看着手机上写着:你躲什么躲?

    我要回家。

    眼看着叶领队周身的气压越来越低,国家队也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 在某次采访中,叶修的心思都快歪到了中国。

    “叶领队,请问你对a国这次的表现有什么评价吗?”

    此时的叶修正从心里生闷气,随口一句:“妈的智……”

    “……勇双全说的就是他们吧。”

   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
  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白天。

    叶修正考虑着要不要找个大师看看是不是有鬼缠着他。

    叶修回到房间了。

    叶修拿出钥匙了。

    叶修打开门了。

    叶修原地懵逼了。

    高挂的镜子里,有个人的身影,分外的熟悉。

    镜子里的人回过头来,看见了门口的叶修,愣住。

    安静了几秒,叶修砰的一声关上了门,咯噔咯噔的跑到楼下,在其他人惊讶的目光中绕着楼跑了三圈,去水龙头底下洗了把脸,顺便去餐厅点了个冰激凌。

    等等,冰激凌?

    怕不是傻了。

    回到房间,镜子里已经没人了,但是手机上依旧有留言:叶修你大爷的!!

    呵呵。

    事情就是这样。

    好像没什么不对。

    于是叶·来啊造作啊·修,叫来了王·不明真相·杰·跪下喊爹·希,“大眼,听说你会看相啊?”

    “不是,你从哪听说的?”王杰希也很想回家,因为他看见了一个东西,飘在叶修卧室上方。

    你是不是重点错了?

    “你欠了谁钱吗?”王杰希问。

    “并没有。”

    “我觉得你那句话非常正确,我可能真是个被网游耽误的大师。”说着,王杰希想去修仙了。

    ???我说了什么?

    “不是你说的。”王杰希指着飘在空中的人。

    “是他。”

    “苏沐秋?”——来着心里奔腾过一万头草泥马的叶修。

    “你们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 不,我不是,我没有。

    只有王杰希看得到苏沐秋,对此,叶修表示强烈谴责。

    “不行,哥要随身带着镜子。”

    秘籍:恋爱智减法。

    “冷静。”苏沐橙评价到。

    两人仿佛隔着次元的见面持续到了世邀赛结束。

    回国后,路人甲乙丙丁可以看到这样的新闻标题——男默女泪!国家队领队终日身带镜子的真相竟然是……

    国家队全员:……

    兴欣网吧。

    “哥,你不能一直这样啊。”苏沐橙嗑着瓜子,看向镜子里的苏沐秋。王杰希一脸黑线的看着正点头的叶修,表示他可不可以回微草。

    不可以。

    “我可能需要一个契机。”苏沐秋说。

    于是,契机来了。

    苏沐秋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,寻思着要不要去偷偷看叶修洗澡。

    他是个正直的好青年,想着,他悄悄推开门。

    “诶呦我去。”

    砰。

    这是受到了惊吓的叶修摔底上的声音。

    呲啦。

    这是叶修随手一拽苏沐秋衣服的声音。

    发生了什么?

    闻声赶来的苏沐橙呆立了几秒钟,看着正面开干的两个人。

    “打扰了,你们继续。”

    后来发生了什么?

   谁知道呢,这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 秘籍:反复横跳。

    不愿透露姓名的方先生说,当天苏沐橙是这么下楼的。

    这真是个好时钦。

    呸,好事情。

——
想到开学,突然惆怅Q_Q

【all叶】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

#花吐症梗
#乱七八糟
#短篇
   

    君生我未生。
    很久很久以前,那个夏天遇见你。
   

(1)

    尽管出人意料,刚到苏黎世,叶修得了一种病叫花吐症。
    基本上叶修天天都从训练室清理出花瓣,还是不同品种的小花,只是夹杂着血丝。
    他没告诉任何人。
    那些人,他得个感冒就跨越半个中国到H市照顾他,总是在早上醒来看见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略显疲惫的微笑。
    有点对不起他们啊。
    夜里叶修裹紧了被子压低自己的咳嗽声怕惊扰到隔壁的喻文州。他怕他现在出事,也怕他们知道自己得病后悲痛的神情。

(2)

     叶修瘦了,这是黄少天借着提问的机会揩油后得出的结论,他正从背后环住叶修的腰,吻了吻叶修漂亮的后颈,感觉到那点虚胖似乎不见了。
    黄少天啊……
    当初在最不合适的时间跟叶修表白,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就最后有用,接吻也没什么技术在唇上乱啃,后来硬是戴了口罩才没被发现咬痕。
    叶修笑了笑,转过头将黄少天的脸拉近,亲了他的额头。
    黄少天愣了一下,两秒之后脸爆红,说的话也语无伦次,手里倒是一下没停正面抱住叶修在他脸上蹭了蹭。
    “你你你这是怎么了!终于知道本剑圣魅力四射了?是吗老叶是吗是吗是吗???”
    耳边还回荡这黄少天带着惊喜的话语。叶修闭了闭眼,等了几分钟一下子把赖在身上的人推走,不顾黄少天疑惑的眼神冲进厕所锁上门。
    咳够了把花瓣冲掉后,叶修注意了外面的动静,确定没人后才出来。
    少天,那次表白我没答应你,或许是真的没做错。抱歉。
 

(3)

    喻文州从睡梦中醒来,听见有人敲门。
    叶修进来后把手里的资料放在床头,坐在了喻文州旁边。
    “前辈?怎么了?”喻文州的脸上是温和的笑意,他这个人总是笑着的。
    叶修犹豫一下,突然缩进了喻文州被子里把自己闷起来,和黄少天不一样的是,喻文州能发现叶修的一丝一毫变化,现在要是把不好的表情露出来,肯定会被发现的。
    干脆不直视他了。
    叶修正胡思乱想,身上突然增加了重量,喻文州隔着被子将人抱着,准确找到那人藏起来的头,一拉被子露出叶修头发凌乱的脑袋。
    像从前那样,吻下去,擒住柔软的双唇。
    叶修闷闷的从喉咙发出音并不完整的抗议,挣脱开束缚翻身下床。
    喻文州意味深长的目光在叶修身上扫了几遍,看见他已经发红的耳根,心情大好的起床。
    “怎么起的那么早?”喻文州问。
    “没有啊,来看看而已。”叶修说。
    不管你信不信,我也要说谎。
    其实我挺喜欢你的。
    这句不是谎话哦。
 

(4)

    叶修正在大厅的沙发上睡觉,空调的温度有点低。
    王杰希从外面买东西回来,就看见叶修缩着身子,被子掉在地上。他轻轻走过去,捡起被子重新盖回去,不料叶修一下子睁开了眼,双手一伸正挂在王杰希脖子上。
    王杰希也不问,顺势坐在沙发上,回抱叶修,稍微用力将叶修抱在身上,叶修跨坐在他腿上。
    一时间两人沉默。
    心照不宣。
    “王杰希……有点冷,去屋里。”叶修换了个姿势方便王杰希对他实行公主抱。
    熟练的让叶修靠在自己身上,双臂上下掂了掂。
    “轻了。”王杰希吻了吻叶修的黑发,叶修闭着眼继续睡。知道他是领队,每天忙的很,没继续打扰他休息。
    等叶修醒过来发现自己在王杰希的房间,他揉揉眼睛,迷茫的向四周看看。王杰希正上荣耀,王不留行在诡异的角度飞着。
    叶修挑了挑眉问他:“魔术师打法?”
    王杰希回头:“醒了?去吃点东西吧。”
    “给根烟不?”
    “做梦抽去吧。”
    “我梦里都是你唉。”
    王杰希没有因为叶修的一句话动摇,习惯被套路了。他走近叶修,再次拥抱他。
    温暖而熟悉的怀抱。
    谢谢,遇见你。
  

(5)

    叶修算了算时差,半夜给韩文清打了个电话。
    接通后,传来那人透着严肃的声音。“不睡觉,干吗呢?”
    “打个电话呗,嫌弃哥挂了啊。”叶修回忆着平时和韩文清说话的语气,就是听了想扁人的那种。
    也没什么话题,随便说了说国家队的训练配合情况。
    “这就是你半夜打电话的原因?”韩文清感到那边的奇怪,也不想再跟他唠嗑,催他休息。
    “……好吧,我挂了。”
    挂断。叶修靠在桌边,看着苏黎世的夜景。
    灯光弥漫,绚烂繁华。
    十年对手。
    再来一局吧,永不散场。
   
 
(6)
   
    周泽楷正慌乱的避开叶修试探的目光。
    仔细想想,已经数不清注视那人多久了。
    几年?几年呢?
    叶修的头埋在周泽楷颈间,感受着后辈温热的体温。周泽楷不知道说些什么,他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。
    “小周,别叫我前辈了,叫我叶修。”
    “嗯……”嗯了半天,才脸色通红的叫出口。
    “叶修。”
    果然很怪吧。
    挠挠周泽楷完美的下巴,叶修心里冒出一股坏水。
    “小周真是帅啊,不愧是联盟的脸啊,回头嫁给哥,我包养你怎么样?”懒散的语气透着诱人的感受。
    “玩笑,前辈。”既是知道这句话一定是玩笑,周泽楷却还是不好意思,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,只要叶修一撩根本禁不住诱惑。
     “好啦,不逗你了。”叶修笑出声来。
    宠着自己的后辈,他精致的脸颊出现的红晕,喜欢他算计着怎么得到自己摸头的心思。
    只是,回忆有时候现实更美好吧。
    我的枪王。
   

(7)
    苏黎世时间上午7点。
    叶修去商店买回了张佳乐想吃的蛋糕,路上看见晨跑回来的孙翔。
    孙翔看见他也很惊讶,似乎没想到平常懒得要死的人一大早居然出去了。
    “你想吃什么吗,我再去一趟。”叶修问他。
    孙翔想着有什么可吃的时候,随手灌了一肚子带出来的水。
    “刚运动完别喝。”叶修抢过他手里的水拧好瓶盖,慢悠悠地提醒他。
    孙翔脸一红,别扭的开口:“关心我干什么?”
    “我可是领队,关心一下队里的熊孩子怎么了。”
    “是谁熊孩子??”
    “炸什么毛?”
    孙翔表示无言以对,只想赶紧结束话题: “我没想吃的,回去吧。”
   叶修一下子笑了,有些无奈。也不知道谁那次在他耳边说想吃零食,这会又不说了。
    回来的路上,孙翔默默跟在叶修身后,看着叶修和正常男人比略显瘦削的后背。
    “你后悔吗?把一叶之秋给我。”考虑很久,孙翔才问出来。
    叶修停下来,转过身扔下手里的东西,漂亮的双手捧住孙翔脸侧。
    “你不用问我,我没后悔过,你从没让我失望。”
    “当时确实是迫不得已,现在我觉得我的决定没有错。”
    “孙翔,不要多想。”
    叶修很少如此正经的和孙翔说过话。
    我相信你,斗神的名号不会泯灭。
   

(7)

    中国队夺冠。
    当天夜里,众人发现了这个秘密。

(8)

    叶修躺在床上,在花瓣之间。
    苍白的脸色,双手无力的垂在身侧。
    他身边有人,很多。
    黄少天在流泪,虽然不止他一个。
    苏沐橙迷茫的接受眼前的一切,就像那年苏沐秋离去的时候一样。
    对叶修来说,这花吐症是绝症。
    他没法得到暗恋的人的吻,因为那个人在南山长眠。
    迷离的光影。
    涣散的风景。
    没有回答的疑问。
   
(9)

    叶修睁开眼看着他们。
    分辨不出他们的表情,听不清他们的声音。
    他好像能感到苏沐秋在他身边。
    好,我跟你走。
    “再见。”叶修说。

    “叶修?”
    “嗯,再见。”
    刮过最后一缕清风。
    闭上了眼。

————
没时间写完所有人了Q_Q
就是一破短篇Q_Q

【all叶】等天晴了

#主伞修
#很短,私设
#我知道很渣
#大概就这些⊙▽⊙

《等天晴了》
——
等天晴了,何处寻风?
闭眼,睁眼,世界依旧存在着太阳。
那个夏天终止在了南山,歌颂了最美好的年华,乘月色入梦微凉。
时代依然,还未更换。

    叶修害怕打雷。
   
     知道的人不多,想知道的不少。

    很长时间前,苏沐秋是第一个知道的。

    他进屋时看到缩在角落捂着被子成一个团的叶修,沉思了几秒钟后,他果断温柔地……

    不存在的。大笑了一会儿,接收到叶修幽怨的目光后他才走过去把人搂在怀里,又抱上了不大的床。雷声响过,怀里捂成团子的人又往他身上蹭了蹭示意他:给哥抱紧点。

    很多个雷雨天,两个少年习惯了相拥入眠。

    夜中带着凉意的吻落在眸上。
   
    温热的指尖缠绕跌入梦乡。

    酥麻入骨的触觉溢满心房。

     沉淀入灵魂的时间在逐渐消逝。

    从未后悔遇见你,请你,不要离开。

    阴阳两隔之后。

    苏沐秋离开的第一个晚上,闷了几天,突然下雨了。

    手中握着的戒指深深刺入手心中,叶修将头靠在双膝上。

    只有他自己了。

    苏沐秋如何拥着自己的?在无数夜晚,如何平稳他慌乱的内心?不管怎样,都不会重来一次。

    怀念过,迷茫过,悲伤过。足够了。

    再见。

    再也不见。

    再也不能相见。

    不过十年以后已经不是秘密了。

    各战队正副队长在兴欣夺冠后到H市聚了一次。都有些兴奋,连叶修都喝了小半杯酒,但他没有醉,被酒精弄的有些头疼执意要去休息。然后,下雨了。

    这就有些尴尬了,几个人都是打车去的KTV。

    安排了安静的地方让叶修睡觉,剩下的人在另一个包间面无表情地玩国王游戏。

    雷声过后,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事发生了。

    王杰希听到门外有声音,打开门就看见长得像叶修一样的东西笔直的撞在他身上,一时间没刹住车,那个东西带着王杰希本人摔进了沙发里。

    是叶修,没错。

    所有人:……

    连黄少天都保持难得的沉默。

    叶修还没有起身的意思,王杰希好像还在发愣。

    见气氛越来越不对,喻文州只能走进两个人,当他的手触碰到叶修身体时才发现。

    在发抖。

    恐怕这就是王杰希发愣的原因。

    从未见过这个站在荣耀巅峰的人害怕过任何东西。

    已经得到了荣耀,为什么要恐惧?

    因为雷声吗?还是他们未曾涉足的另一件事。

    苏沐橙站在原地很久,她懂但只是不想回忆而已。在那段回忆里,有两个少年并肩走向阳光,互相依靠又偶尔争吵。

    她看过这样一句话:“一个寂寞的人被给予了思念就会显得更寂寞。”

    何尝不是呢。

    走过多远,不会忘的始终忘不了。

    “王队,麻烦带着叶修去休息吧。”苏沐橙说。

     王杰希正轻抚着叶修明显单薄了的后背,闻言抱起叶修离开。

    其他人只是沉默,并没多问一句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温暖。

    叶修感到有人抱着他。

    他醒了,看见王杰希的面容。

    可是脑海中始终环绕着——等我回来,等我回来。

    你倒是回来啊,混蛋。

    就因为他信过,所以不会流泪。

    这个诺言,下一世再兑现。

    就因为经历过,所以承载岁月。

    别让我等太久,怕忘了约定的时间。

等天晴了,秋风就在你的身边。
不会离开了。

————
戒指和等我回来梗见上一篇文章
不是我想写虐,是对游戏一窍不通,不喜欢写甜没时间写长篇。
贯彻短的理念。⊙▽⊙
有错字见谅。

【伞修】以后

-BE
-新人首发
-文笔渣,短篇,很短那种
-大概就这样吧@(一-一)@

       《以后》

    叶修的左手无名指上一直有枚戒指。
    很廉价那种,简单来说,就算叶修天天吃土也不符合他大神的身份。叶修进入嘉世前就戴着了,戒指已经很旧却看得出被精心呵护过。
    黄少天也问过他:“老叶,你这戒指从哪来的?和哪个妹子私定终生了??什么时候?我靠,不会是苏妹子吧!!”
    “吵死了,闭嘴吧你。”
    十年前。
    “叶修你大爷的,我的蛋糕呢!”苏沐秋气鼓鼓地拽下正玩荣耀的少年的耳机。
    “苏大大,我看你那么忙,替你吃了省省你的力气。”
    “你你你……算了,就当我在养猪。”
    听他说完叶修脸色一下子黑了。
    “哥那里像猪!”
    “哪里都像,放心吧,我不嫌弃你。”苏沐秋一脸大义凛然,眼神却温柔。他把叶修搂在怀里,揉了揉那人的脸颊。
    叶修瞪他一眼,拍开他的手,“都快成年了,别这么无聊行不行。”“你就比我小一点!”“切,咱俩要是活的岁数一样,你也比我死得早。”
    “我可是要长命百岁的人。”
    叶修喜欢被苏沐秋抱着,当初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,能给他温暖的人太少。苏沐秋骨子里就很温柔,儿时的磨难让他的情感浓郁沉淀,他有他的妹妹苏沐橙,有他的爱人叶修,这是他的全部,最重要的东西。
    他爱叶修,爱上了就是爱上了。
    尽管两人都不肯说出来。
    除了一次。
    “嫂子,壶开了。”苏沐橙。
    叶修跑过去关电源,又“咯噔咯噔”地跑回去。
    “谁是你嫂子,要在一起也是我娶他!”
    苏沐秋在一边放肆的大笑。
    “想反攻你还是以后吧。”
    以后……再没有以后了。
    入夏,天气闷热。
    两人窝在床上,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打得不亦乐乎。
    苏沐秋看着叶修少有的专注表情,内心微微一动,凑上去吻了吻叶修额头。
    叶修摁着键盘的手一顿,就一瞬间功夫,一叶之秋倒下了。
    “……”→叶修
    “发什么情?”无奈地关了游戏,看向满面春风的男友。
    “你好看。”
    “你妹也好看,亲她去。”
    “我又不恋妹!”
    苏沐秋揽过叶修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身上。
    “好好好,阿修,我错了。”
    突然,他起身下床。
    “我买个东西给你。”
    “向我求婚啊,抱歉,不到年龄,恕不答应。”叶修眯着眼看着他。
    苏沐秋笑了笑,临关门前又看了看刚躺进被窝的人。

    “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 ——门关了。
    叶修摸摸自己胸口,有些紧张,不知道苏沐秋想对自己说什么。
    ……怎么还不回来?
    叶修看了看表,该接沐橙了。
    他收拾好东西出门。
    他走到了街上。
    那个人,苏沐秋。
    那个收留他的人。
    那个给他温暖的人。
    躺在街上,身边围着一堆人、一辆带血的车。
    叶修愣住了,面无表情。
    为什么?
     叶修身体在动,疯狂地向躺在地上的少年跑去,吼出他的名字——
    “苏沐秋!!!!”
    他抱起少年。
    医护人员抬着担架,救护车驶向医院。
    苏沐秋死了。
    死在了十八岁,死在了最美好的年龄里。
    叶修站在苏沐橙身边,看着已经崩溃的少女。他忘了怎么安慰她,他忘了自己是谁,他左手戴着苏沐秋直到临死前还紧握的戒指。
    苏沐秋,你答应我的荣耀呢?
    枪神与战法的故事落下帷幕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苏沐秋就是个骗子。
    他很坚强,被车撞了再疼,他也是笑着离开的。
    他很固执,败给叶修好几次也要重来一局。
    他很会骗人,你冷吗?我不冷。苏沐秋将冻的发红的手藏在身后。
    他很疼妹妹,有什么好东西都留给她。
    他很爱叶修,他在最后的微笑中紧握着戒指,他依旧记得他爱着他。
    他也渴望能歇一下,哪怕一会儿就行。可他从来不说。
    过去的岁月仍有遗憾,还有没说出口的我喜欢你。
    叶修喜欢什么苏沐秋总是做到最好。
    无数的夜晚被月光包围。
    自始至终,叶修没流过一滴眼泪。
    哪怕从此以后,再无秋木苏,再无一叶之秋。
   
    没关系,真的。
    苏沐秋就在南山,在叶修身后看着当初年轻气盛的少年成长。
    他们的过去永远不会被埋葬。
    永远不会。
    因为一刹那即是永恒。